叶然
作者

方塘智库区域战略研究中心研究员、方塘传媒《重新发现河南》编辑

贫穷归于经济发展不平衡,但经济发展平衡与否,却是由人主导。而人的观念与思考却又离不开教育的熏陶和科学的训练。所以,当我们的社会发展的越来越与国际接壤,教育水平却越来越走下坡路时,是时候重新思考我们的教育普及尤其贫困地区的教育普及的问题了。

在我们看来,就此问题而言,无论是美国、中国还是欧洲和俄罗斯以及所有的国家和地区,永远都处在同一起跑线上,而且,背后不仅蕴藏这一个国家和地区科创事业兴衰的密码,还蕴含这一个国家和地区整体性兴衰的密码。

在互联网新时代背景下,各行各业都在困难中重新出发,书店这一代表了社会文化的行业,则更需要主动且创意性地做出自我蜕变,以万变应万变,如此才能既保住文化的魂,又可以做出商业的价值。

将城市建设成更符合人们心愿的城市,是人们普遍期待的权利,也是城市革命的最终归宿。巴黎这座城市不好讲,事实上,所有城市都不好讲,因为一百个城市有一百个样子,而不是千篇一律。

乔集在电商这一新经济形态的带动下,大力推动了其乡镇经济的发展。未来在区位、产业、文化资源等优势下,豫东这个乡镇还会有更多可能性。

详细解读新加坡的创意城市打造,在其过程中战略或策略的成功实施背后源于它独有的经济政治模式:新加坡特色的精英政府和强人统治,在国家经济发展的每一个重要转折点都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