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宋为魂,开封维新

文丨方塘智库文旅中国研究中心

1、开封文旅的新价值时代正在开启  

应该说,截止到目前,无论是从开封市委市政府关于城市和区域整体发展战略的思辨与布局来看,还是从当地政府和企业具体的文旅产业转型决策和投资来看,以及从一系列存量和增量的文旅产品和服务的迭代和创意来看,开封文旅都已经进入了新一轮的转型发展阶段。

在开封文旅新一轮的转型发展中,我们已经明显看到的积极变化和战略选择至少包括:

其一,当地政府不仅坚定的将文旅产业作为城市产业结构中的“柱石”产业加以对待,而且从游客人次、旅游综合收入以及文旅产业在城市GDP中占比等方面,提出了明确的目标(至于目标是保守还是激进,以及目标背后所体现的一些深层次问题和矛盾,以后再专文讨论),并努力将其所获得的包括自贸区、黄河流域生态保护与高质量发展在内的所有国家战略支持和平台,与文旅产业的项目布局和转型发展进行深度互动。可以预见的是,在“一把手”工程的定位和推动下,开封文旅产业增速大幅度领跑开封城市经济的整体增速,将是大概率事件。

其二,在与文旅有关的基础设施建设、生态环境治理、城市水系治理、传统街区改造、公共服务配套等方面的工作取得较大突破和实质性进展以后,在全域化和全时化思维引导下,开封开始进一步推动文旅设施的运营创新和文旅项目的迭代发展,以实现景点景区与城市片区甚至是综合的城市治理之间的协同发展。对于开封这样的文旅型城市而言,这不仅必要,而且,也将是决定开封文旅创新发展甚至整个城市可持续发展的最底层和最具根本性的战略选择,亦具有充分的战略前瞻性和市场合理性。

其三,面对“八朝古都”的辉煌过往和丰富文脉,基于文旅产业和城市品牌的创新发展需要,开封对“大宋文化”的推崇不仅表现出了更坚定和明确的态度,而且,还致力于通过一系列的产品开发、服务创设、平台搭建、空间营造、IP打造等方式,积极构建立足开封、面向全国乃至全球的以大宋文化为灵魂和符号依托的新型文旅产业体系。这将是开封文旅最具代表性的战略新思维和新选择,也将是开封文旅最具想象空间的新希望和新未来之所在。

其四,无论是当地政府官员,还是地方国资平台,还是本地民营机构,在推动文旅产品(包括服务)创新和文旅项目布局过程中,都对资本运营和技术创新表现出了极大的热情——尽早实现本地化的文旅企业的上市,可谓是当地政府念念不忘的目标之一;无论是新的文旅消费场景营造和消费体验的打造,还是一系列文创产品的开发,对技术的包容性都成为最为显著的特点之一。在我们看来,对资本运营和技术创新的包容与追捧,已经并将继续成为推动开封文旅转型发展的最重要的有利因素构成,期待在新一轮的发展周期中,开封文旅能够在这两个方面获得更大的突破。

当然,在新的发展背景和竞争环境下,就目前开封文旅发展的基础和现实而言,一系列短板和痛点也是很明显和具体的。比如,相对于越来越多的城市(尤其是旅游型城市)已经进入“后流量时代”而言,开封每年不到8000万的游客人次,不但与当地丰富的文旅资源还存在一定程度的不匹配,更重要的是,因为缺少更大规模的基础流量和消费规模的支撑,在城市文旅产业发展进入“创新创业时代”的背景下,或将直接影响开封文旅领域的创新创业的超常规发展,一旦缺少了文旅领域的创新创业在开封的快速发展,将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包括大宋文化在内的开封丰富而厚重的历史文化资源的旅游化转化和产业化发展。

再比如,虽然开封偶尔也会出现像清明上河园里的“大宋公平秤”这样的基于传统文化演化而来的网红爆款项目,但却无法像西安那样持续不断的产生基于当地传统文化演化而来的网红项目,其背后的原因之一是,开封虽然历史文化厚重和文化符号多元,但整体来看还是缺少在地化的创意团队资源和完善的文旅产业链支撑。

而本地化的创意团队的缺失和文旅产业链的不太完善,在很大程度上又与文旅领域的创新创业生态体系不够完善有关,就像前面提到的,本地化的文旅领域的创新创业生态体系不够完善,在很大程度上又受到了存量的游客人次和基础的消费规模还不够大的影响。

所以说,和很多城市的文旅产业的发展一样,开封文旅产业发展中的一些短板和痛点之间也有着明显的关联性,进而使得开封文旅在现实发展中,如果不能进行更加系统性和整体性的改革的话,不但无法从根本上化解这些短板和痛点,还将使得上面我们所提到的一些已经表现出积极效果的改革决策和发展态势受到影响。

在我们看来,对开封文旅而言,一场更具系统性、前瞻性、整体性、品牌化的改革正在成为一个必选项,甚至有些迫在眉睫,这一场改革,不仅要对新时代背景下开封文旅产业的产业链和生态体系构建过程中首要的文化符号和标签做出选择,还要将文旅产业发展与城市品牌重塑以及整个开封的城市和区域转型进行更加深度的融合,这可以说是开封“十四五”期间(甚至是未来十年和二十年期间)最重要的城市发展内容之一。

也正是因为如此,当我们看到开封越发明确的基于对大宋文化的挖掘、保护、传承、弘扬,从战略规划到政策设计、从景区开发到城市运营、从学术研究到品牌营销、从产品创意到资本运营等,立体化、全域化、全产业链化、集群化甚至是区域生态化推进大宋文化及其相关的文旅产业链和文旅产业生态的构建,越发乐观的认为,一个属于开封和开封文旅的新价值时代正在开启。

2、“大宋中国年”及背后的文旅转型逻辑  

关于北宋时期东京汴梁的夜市繁华,宋代词人辛弃疾曾写道,“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而伴随“大宋中国年·城墙灯光秀”的上演,这一曾经只能通过文字被现代人所想象和向往的景象,开始真切地在今天的开封城重现,且带来的直接效果是,哪怕是在受疫情影响游客明显减少的情况下,依然吸引了超过5万人次游客前来打卡。

不仅如此,今年春节期间,开封以“大宋中国年”为主题,通过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方式,推出演艺庆新春、景区闹新春、丹青绘新春、研学乐新春四大板块200多场活动,让开封市民和外来游客真切而深刻地感受了一次独具宋风宋韵的中国年。

公开的报道显示,在此期间,开封城墙换上最美“春”妆,鼓楼、大梁门新帖的木版年画格外醒目;“一渠六河”岸边亭台楼榭林立,大宋盛景再现;串游于大宋御河,让人顿有穿越时空之感,尽情领略宋时的笙歌;万岁山“大宋中国年”200多场民俗活动,更是吸引着众多年龄段的游客;在鼓楼夜市,悬挂着喜庆红灯笼的餐车,传达出比平常更多的人间烟火味,等等。

作为河南省最重要的文化重镇和文旅城市节点之一,这一系列的活动创意和整体性的品牌营销,为开封的文旅产业复苏带来的改变可谓立竿见影。

根据官方统计,春节期间,开封市累计接待游客255.2万人次,恢复至2019年的87.5%;实现旅游综合收入14.65亿元,恢复至2019年的87.2%。

其中,清明上河园接待游客21.77万人次,门票收入2134万元,位居开封各大景区之首;万岁山大马戏观看者达1.51万人次,居演艺项目第一;启封故园游客接待量10.17万人次,同比增长39.1%,门票收入285万元,同比增长84.1%,是唯一实现正增长的景区。

而后来官方提供的舆情监测和分析显示,随着“大宋中国年”系列活动频频亮相包括央视在内的国内外媒体平台,“开封夜景”、“开封城墙灯光秀”、“古都开封”频上网络热搜,“大宋不夜城”和宋韵年俗的知名度和影响力大大提升——“大宋中国年”这一活动品牌为开封的文旅产业发展甚至是整个城市品牌的提升所带来的影响,不仅是综合性的,而且是连续性的。

已有的案例表明,以中华传统文化的复兴直接带动相关城市文旅产业的发展和城市品牌的价值传播,不是偶然的,而是包含着多重要素叠加下的必然性,这些要素包括但不限于地方政府的因势利导甚至主动策划、新媒体技术的大胆应用、创意活动的集中释放效应、当地民众的广泛参与等,其背后是一个城市对文化资源、产业资源、科技资源、媒体资源、社区资源等各种资源协同利用和运作的结果,在这个过程中,占据先机的往往是那些有着强势的历史文化资源并能够与时俱进、持续创新的城市。

在我们看来,通过多种形式、多种载体,将大宋文化符号和大宋文化精神运用到开封城市景观营造和节庆活动运营当中,不仅具有挖掘、传承、弘扬传统内涵的功能和性质,而且,还可以通过这种临时性和长期性的表现手法,进一步强化大宋文化在开封的存在感,并让大宋文化通过尽可能多的方式融入到本地人的日常生活当中去,同时变成游客在开封沉浸式体验的重要组成部分,如此一来,大宋文化之于开封就不仅是作为一种静态的独特文化资源禀赋而存在,更是成为活态的城市居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和外来游客消费体验的一部分。

尤其值得提出的是,“大宋中国年”并非今年才第一次提出,在“大宋中国年”期间所呈现的一些景观效果和活动创意,也并非完全是今年新生的东西,之所以能够在品牌影响力、市民参与度和游客体验感等方面获得超常规的提升,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今年开封市从一开始就从城市创新性传承和弘扬大宋文化的战略高度,对“大宋中国年”进行统筹考虑,对存量的和增量的场景营造和活动创意重新进行统一考虑,致力于推动“大宋中国年”的品牌化、平台化甚至是IP化发展。

谋定而后动,方有项目和品牌的新生。公开的报道显示,为了增强“大宋中国年”的丰富性、体验性、互动性,开封市各文化场馆也推出了精彩纷呈的活动,让文化更好地融入城市并且走进人们的生活。

比如,“新春许愿树——读者新春愿望打卡”、“2020年我最喜爱的图书馆图书评选”、“开图讲坛——新春民俗主题讲座”、“读书少年筑梦行动”“开封市十大藏书家评选”、“寻找城市书房”、2021年开封市元宵节民俗文艺展演活动、“江山入画——开封市中国画学术邀请展·山水篇”、“别样视觉——开封市油画、版画、雕塑、水彩、素描艺术展”、4场“美术馆里过‘宋’年系列少儿公共教育活动”等。

在我们看来,如果“大宋中国年”能够按照今年的模式和规格在开封持续推进下去,作为开封传承和弘扬大宋文化的常态化、固定性项目和品牌,真正做到常态化运作和年度化运作,该项目和品牌将成为开封市新时期复兴大宋文化的新的标志性项目和平台之一,为全面推进大宋文化在开封城市的复兴以及开封城市新一轮的转型发展和高质量发展提供独特的价值。

3、高水准建设“世界历史文化名都”  

近代学者陈寅恪曾说过,“华夏民族之文化,历数千载之演进,造极于赵宋之世。”

以宋为魂,城市维新。在我们看来,无论是从文化重要性和影响广泛性来看,还是从地缘接近性、资源富集性、产业成长性、价值外延性来看,对宋文化的推崇、活化,并致力于推进宋文化在新时代和全球范围内的全面复兴,之于开封新一轮文旅产业发展、城市品牌重塑乃至整体性的区域经济和城市转型发展而言,都具有充分的来自战略和市场两个层面的双重合理性和必然性,这也是开封文旅产业和开封城市在多个国家战略布局中所应该扮演的角色和应该担当的使命。

为此,在开封市围绕宋文化复兴和城市转型已经做出的一系列战略安排、政策设计、项目布局和产品供给等基础上,接下来,针对宋文化的全面复兴和活化还可以尝试的工作有:

其一,进一步加强宋文化的相关研究,让开封真正成为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宋文化研究重镇,并通过开放性的研究平台建设和公益性的基金投入,常态化对接和支持来自全球的针对宋文化的相关研究课题,并定期面向全球发布宋文化有关的研究成果。这不仅可以实质性推进有关宋文化的更加多元化、现代化、系统化和生活化的研究,而且可以真正发挥开封作为宋文化发源地和集散地的独特价值。

其二,以更加开放、包容和专业的交流态度推动与全球其它城市和地区的文化、产业、城市、思想等方面的互动与合作,致力于推动覆盖全球范围的宋文化体验和传播共同体,并充分发挥文创产品、旅游服务、电子商务等产业业态在传播和活化宋文化中的综合价值。宋文化是开封的,但也是全球的,是人类共有的文化遗产,所有致力于推动宋文化复兴的城市和区域,与开封都不是竞争的关系,而是伙伴关系,甚至是直接的利益相关者。在对待宋文化活化和体验这个问题上,开封有多开放,就意味着开封有多大的发展空间。

其三,以宋文化遗存和宋文化体验为出发点,重新梳理整个开封市域的文旅资源,并面向全球文旅领域的创意机构、投资机构和创业团队开放,以在最大程度上尽快打破开封文旅截止到目前依然存在的对宋都古城片区的过度依赖,以确保开封文旅在追求游客人次快速增加的同时不至于对交通基础设施和体验空间造成太大压力。比如,在朱仙镇片区、开封高铁北站片区、兰考片区和黄河沿岸片区等,都具有成为开封文旅产业发展新的增长极的潜力。

其四,考虑到现代旅游业的发展以及开封文旅产业发展中已经明显表现出来的在产品和服务供给中的短板和痛点,也需要对宋都古城片区的新一轮开发做出新的策划和规划,不但让宋都古城片区成为全球宋文化传承和体验的殿堂级存在,而且,还应该让这一区域真正成为开封文旅产业链和产业生态的构建的空间载体,成为具有全球影响力的针对宋文化复兴和活化的创新创业的“特区”,让这里不仅成为开封文旅和宋文化体验的颜值担当,还应该成为开封文旅新一轮转型发展的产值担当、创意担当、创新担当等。

其五,作为宋文化传承和活化中最显著的资源之一,《清明上河图》及其延伸出的相关产品、服务和IP,依然具有巨大的开发潜力,基于清明上河园景区及其背后的企业平台,结合开封市在相关领域的战略规划、空间布局、产业拓展、资本运营和品牌塑造等整体布局,政企互动,全面开放,战略协同,合纵连横,不断延伸产业链,在市场拓展上向全国城市甚至是国外拓展,并不断推进面向开封文旅产业的反向赋能,将成为开封文旅新一轮转型发展的最大亮点之一,也是开封文旅走出去的模式选择之一。

厚重宋文化,优雅新生活。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开封市委书记高建军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曾表示,开封市着眼开封发展历史方位和阶段性特征,正在高水准建设“世界历史文化名都”,其中最重要的一环就是坚持国际化视野,延续千年历史文脉,打造独具魅力的国际文化旅游目的地,让宋文化走向世界,让天下“宋粉”走进开封,让宋代美学融入市民生活。

在我们看来,随着宋文化以及相关的优雅生活方式在国内外的兴起,无论是对开封而言,还是对开封这个城市的转型发展而言,都正在迎来最好的战略机遇期,接下来,让我们祝福开封,并拭目以待——“一般而言,或者说大概率事件是,曾经作为世界老大的城市的转型,总会表现出与众不同,而且,这种与众不同,总是伴随着这个城市开始重新看世界和重新站在全球看自己而开始的”。

留下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