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而为创,守正出新:河南博物院文创的觉醒与征途

文丨王双双(方塘传媒《重新发现河南》主编)

8月31日,受疫情影响闭馆一个月的河南博物院终于恢复开放。

相比往昔每日上万的客流量,恢复开馆的首日河南博物院显得略微冷清,线上预约参观人数仅一千多人。但我们并不为它现阶段的冷清而担心,因为我们清楚的知道,当疫情防控局势稳定,“河博”很快便会恢复往日的热闹。

众所周知,自2015年7月开始,河南博物院主展馆经历了一次长达5年的维修升级,直到去年9月,才崭新归来。在这阔别的5年里,外界对河南博物院主展馆“超期施工”导致长期闭馆略有微词,但从河南博物院这近一年的表现来看,“磨刀不误砍柴工”,经过“超长待机”时刻,被“重新激活”的河南博物院迎来了它的“全速前进时代”。

无论是基础设施、陈列展览还是公共服务方面,河南博物院都进行了迭代升级。例如,吸收近年栾川孙家洞、许昌灵井、新密李家沟、巩义双槐树等遗址的考古新发现进行展览,延伸中原地区的历史轴线;提升票务预约系统、智慧导览系统、多媒体疾控管理系统等。较之过去,策展视角、展示内容和方式以及智慧化水平,河南博物院都有很大提升。

同时,河南博物院保持与国家重大战略积极互动。2019年,河南博物院提出倡议,与青海省博物馆、四川博物院、甘肃省博物馆、宁夏回族自治区博物馆、内蒙古博物院、陕西历史博物馆、山西博物院和山东博物馆共同发起成立了“黄河流域博物馆联盟”,来推动黄河文化的保护、传承和弘扬。

4月30日,由郑州市政府、河南省文物局主办,黄河流域博物馆联盟协办的“黄河珍宝——沿黄九省(区)文物精品展”在郑州博物馆新馆开展,山西博物院、青海省博物馆等16家文博单位带着其馆藏珍品齐聚中原,为中原地区带来一场黄河文化的饕餮盛宴。

今年春节期间《唐宫夜宴》和“河南博物院元宵奇妙夜”的火爆出圈,更使河南博物院一跃成为文博界顶流。

据6月14日携程发布的《2021端午假期旅行大数据报告》显示,郑州首次入围端午热门前十目的地,河南博物院一举夺下郑州热门景区TOP10榜首的宝座。

此外,河南博物院在文创方面的表现更让人惊喜。

去年年底,河南博物院推出的“失传的宝物”考古盲盒引爆全网,不仅多次脱销,还创下5天线上销售超50万元的好成绩。时隔半年,河南博物院又推出“失传的宝物”的姊妹篇——“散落的宝物”修复盲盒,同样引起了广大网友的强烈好奇与购买欲望。

伴随着“盲盒”产品的走红,河南博物院进入了更多人的视野。在此之前,大家提起文创必谈“故宫”,故宫口红、故宫眼影、故宫手办等文创产品曾在大众间刮起一阵“文创旋风”;如今再谈文创,河南博物院“盲盒”系列也成为绕不开的现象级产品,它不仅给河南博物院带来了可观的经济效益,更为重要的是,开创了一个新的文创品类,表现了一个文物资源大省博物院的独有担当。

1、河南博物院的文创逻辑  

人红是非多,“考古盲盒”也不例外。其带来的巨大流量,虽然给河南博物院带来了诸多利好,但也引起了人们的多方揣测,有人认为“考古盲盒”的走红不过是个意外,并不能代表河博文创的整体开发水平。

但在我们看来,“考古盲盒”的走红只是个开始,是河南博物院2016年布局文创的直接结果。

在时间层面上,相比2008年故宫文化创意中心的成立,2016年才开始文创领域探索的河南博物院并不算占得先机,但好在也并未错过文创产业高速发展、市场体量迅速增长时期。

2019年2月,河南博物院正式成立文创办,致力于文创产品的设计、研发、推广和销售;2020年11月,河南博物院牵头成立了河南省博物馆学会文创专业委员会,首批专委会会员单位达到22家,河南博物院为主任委员单位。

专业团队的成立,为“考古盲盒”的诞生打下了坚实基础,也是河南博物院文创产品全面开花的前提,除此之外,智库平台的搭建,也使得我们对河南博物院文创产品的生命力与活力充满信心。

2019年,数十家企业汇集到该“智库平台”,涉及创意设计、生产销售、售后服务等各方资源。而且,这个智库平台不仅可用于河南博物院的文创开发,如果有第三方博物馆需要开发文创产品,河南博物院也会在“智库平台”上搜索相应企业向其推介。

据了解,截至2020年,河南博物院已与近40家文创类企业签订了授权协议,开发了近600款文创产品,因品类之多,出品之快,广受好评。

河南博物院文创办主任宋华曾表示:“跟以前简单授权开发文物不同,现在所有文创产品均由我院文创部门主导开发,并参与到产品创意、设计、生产等全链条开发过程,对每个环节进行把关,文物元素提取差一点点都不行,这也是出现爆款的真正原因。”

“考古盲盒”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诞生的。

另外,宋华将河南博物院目前的文创产品分为1.0、2.0、3.0三个层级。

1.0即指各种文物主题的纪念品,如书签、帆布包、文化衫、冰箱贴此类产品;2.0则将文创产品扩展到美食和视听类产品,如造型雪糕、古钱币巧克力、IP手办等;“考古盲盒”则属于3.0的文创产品,其开发理念更具互动性。

由此,我们可以清晰的看到河南博物院文创产品的开发体系以及丰富的产品链条。

如何让考古与文物不再是“神秘仰望”?如何让文物活起来?这是河南省博物院院长马萧林一直在思考的,在其看来,这个“活”字有两层含义:一是让文物走出“深闺”,只有动起来,才能更多地走近群众;二是让文物走进百姓生活,把“文物”带回家,“想让文物火起来,必须吃透两头”,既要吃透文物背后尘封千年的历史,解读深厚的文化意蕴,做到胸有丘壑、眼有星辰,又要吃透群众的心理,精准分析百姓的喜好,找准结合点,激活兴奋点。

“博物馆要真正放下包袱,和年轻人进行真诚的交流和对话,在内容和形式上进行有趣的创新。”马萧林曾在不同场合多次提到。

从专业性团队建立布局文创,到开放大门搭建文创智库平台进行文创产品开发,再到形成完整的“1.0、2.0、3.0”产品迭代思路体系,我们有足够理由相信,河南博物院下一个文创爆品就在不远的将来。

2、河南博物院文创的征途 

近年来,我国博物馆文创呈现高速增长态势。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本土文化的强势崛起,在互联网大浪潮下,各大文博场馆为适应民众日益增长的文化需求,纷纷寻求自我转型,其中,“文创”便是一个很好的切口。

根据清华大学文化经济研究院和天猫联合发布的《2019博物馆文创产品市场数据报告》,阿里零售平台数据显示,2019年博物馆文创成交规模相比2017年增长了3倍。在《中国文化产业年度发展报告2020》中,“文博文创”被列入“2019年文化产业十大关键词”。

河南,是华夏文明的诞生地,浓缩了中国3000多年的文明历史,陆续出土了莲鹤方壶、司母戊鼎、云纹铜禁、贾湖骨笛等众多国宝级文物。

河南博物院作为国家级重点博物馆,馆藏文物达17万余件,精品文物数量之多、种类之全、品位之高、价值之大,让人惊叹。它不仅是人们领略中原文化、黄河文化、华夏文脉的重要窗口,更是中国历史发展脉络的文化艺术宝库。河南博物院的现实地位也决定了它有义务担负起更多的社会责任,引领全国文创产业的蓬勃发展。

要成为国内文博界标杆,并非易事。

首先,要突破文博圈层,推动整个河南文创市场的发展与迭代。在此过程中,保持开放的创作心态十分重要,以自身强大的实力与吸引力带动地市级博物馆的文创研发,并通过与其他行业的友好合作,建立河南文博品牌,树立河南文博形象,从而推动整个地区文创产业的前进。

其次,突破地域桎梏,树立自己的平台属性。例如,成立专题项目联盟或者联合其他博物馆策展,通过此方式,搭建各地域文化交流平台,促进各地域文化融合,同时,丰富人们的文化生活,从而推动整个中国文博领域文创的发展。

还要通过巨大的IP资源,为其他产业的数字化提供IP支撑。《唐宫夜宴》便是一个很好的案例。该节目以河南博物院馆藏的彩陶坐姿伎乐女俑为原型,依托先进的数字技术和独特的创意,不仅解锁了流量密码,更实现了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的双丰收。

当然,自身迭代也十分重要。文创产业的关键是“创意”,所有创意都具有唯一性和特定的生命周期,只有不断自我要求,源源不断的进行创意开发,才能保证文创产品的生命活力,接住时代的流量。

最后,也要注意销售渠道和宣传渠道的创新和搭建。例如,在充分利用好现有的自主线上线下展销平台的基础上,可以在机场搭建展示和销售平台,或者通过快闪实体店的形式,与商超合作,甚至可以按照连锁店的模式在其它旅游目的、古城古镇、城市综合体进行布局,构建更加立体化的展销空间体系;同时打造媒体矩阵,微信、微博、抖音等平台都要纳入媒体宣传矩阵,通过系统性研究、专业化阐释、创意化表达、碎片化传播、跨界式合作等,让其丰富的文创更具场景化和消费化的方式进入人们的生活。

就像河南博物院从来都不仅是河南的博物院一样,河南博物院文创的征途从来不应该只限于对河南文创发展的引领和示范,在古代文明与现代创意交相辉映的广大天地中,它的未来有无限可能,我们共同期待之!

留下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