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科创的兴衰

文丨叶然(方塘书社特约书评人)

美国迎来真正科技繁荣的时间基本可追溯至二战后。

二战前,美国的科技创新已位居世界前列,它们的基础研究成果基本都应用于本国科技、经济的发展,但是,它们仍像大多数国家一样,一直在欧洲的灯塔照耀下生长。直至二战后,时任美国总统的富兰克林·罗斯福以及当时的政府机构才深刻的认识到,第二次世界大战实则是一场残酷的“科学家的战争”,科技决定了国家在全面竞争中的胜负。

于是,在1944年,已经病入膏肓的罗斯福言辞恳切地给范内瓦·布什写了一封信,邀请他筹备一份可以持久为美国科学政策奠基基础的报告。这份报告就是今天依然备受追捧的《科学:无尽的前沿》。罗斯福去世后的1945年,这份发表出来的报告转交给了当时的新任总统杜鲁门。

在这份改变了美国世界地位的报告中,罗斯福给范内瓦·布什提出了四个攸关美国未来发展方向的关键问题:战后科技知识的对外公开问题;与疾病作斗争的生物学和医学在内的自然科学问题;政府如何促进公共和私人组织的研究活动的问题;如何发现和发展美国青年科学人才,并做出有效规划的问题。

范内瓦·布什是这份报告的主创人之一。他是工程师,更是一位了不起的学者,他提出应将科学上升到同政治、经济同等重要的位置,只有如此,科技创新才能得到充分的重视和发展。

他曾在给罗斯福的去信中提到:开拓精神仍旧在这片国土上激荡,开拓者掌握着完成任务的工具,而科学则给开拓者提供了大片尚未被充分开发的腹地。

一、一份曾深刻影响美国国运的报告

经过范内瓦·布什与数十位出色的科学家和工程师们深入的讨论和研究,提出了三个重点科学研究方向,以及在实现这三个未来目标上政府应做到的四件事情,并明确提出,重要的事情或问题要得到迅速和有效的解决,只靠民间力量是不够的,只有在政府政策的保证下,才能避免“烂尾工程”。

报告提出的三个研究方向主要包括:第一,和抗击疾病有关的医学和基础科学研究;第二,国家安全的研究;第三,与国民福祉有关的研究。

针对这三个研究方向,提出了政府必须要做的四项内容:第一,培养人才(通过竞争机制,以奖学金吸引人才到科研中去);第二,联邦政府有责任支持、资助科研活动;第三,为确保大学和私营企业研究机构有足够的人才,国家研究机构不能同大学和私营企业抢人才;第四,制定科研经费抵税的税收政策和专利保护。

其中,基础研究首次被美国政府写入报告中,可见其重要性。一切科创的结果皆源于看似无用的基础研究。根据相关数据,1950年以后,美国在基础研究上的投入已占到总投入的17%。

范内瓦·布什说:基础研究是技术进步的先行官......一个在基础科学的新知识方面依赖于他人的国家,不管其机械技艺如何,其工业进步将是缓慢的,在世界贸易的竞争中将处于劣势地位。

此外,对人才,尤其是高端人才的关注,是该报告的重要精神之一——人才是所有科创成果的开拓者和守护者,对人才的高度尊重和呵护便是对科创的高度重视。对于美国这样的移民性质的国家,自《1924年移民法案》颁布后,美国已经明确允许外国学生到美国教育机构学习,而且本科生所占比例很小,研究生占比很大,尤其在科学与工程领域。所以,对于美国而言,培养的人才除了本土大学输出的大学生,海外学生数量也在逐年增加。

在《全球科技创新与大国博弈》一书中,作者提到:“1975-2012年,高等教育海外留学生人数从80万激增到450万,2000-2012年,国际留学生流动的年增长率平均是7%。几十年来,美国政府没有对赴美留学的外国学生数量设定限制,招收的外国学生人数超过任何国家。”而且,美国明确规定政府不能与大学和私营企业抢人才。

应该说,范内瓦·布什提出的这三个方向以及政府应做的四件事情是报告中最核心的内容。但是,只有这些并不足以让美国在科技创新上站稳脚跟,还需看科技成果的转化率,真正实现科技成果的商业化。

推动美国实现科技成果高转化率的动力之一,源于1980年美国国会通过的《拜杜法案》,数据显示,法案出台十年后,美国科技成果转化率从8%提升到80%。背后的部分原因是,法案明确规定了政府资助的科技成果的专利权允许让渡给大学科研机构,实现了其拥有权的灵活运作。

但总的来看,《科学:无尽的前沿》这份报告让美国开始了科创时代,在之后的逐渐实践中,美国实现了从第一大工业国到第一大科技国质的飞跃。直到今天,美国科技强国的地位仍领先于世界任何一个国家。

二、美国科创正在走向衰落吗?

近几年,世界上普遍出现一种声音,认为走上科创巅峰的美国在科技创新上正逐渐走向衰落。

华为创始人任正非更是直接表示,“现在美国主张中美科技脱钩,美国是因为开放才走到今天的,封闭会重返落后”。

美国的人才池,除了本土人才,大多数都是来自海外的流动性高知人才,限制海外留学生以及人才的流动性,对美国而言也是科创上的一种自残。

根据《科技创新与大国博弈》的作者安德鲁·B.肯尼迪给出的观点,美国对海外留学生所采取的限制措施,有一部分原因是为了遏制中国留学生归国助力中国科技的发展。

但是,对此安德鲁·B.肯尼迪表达了担忧,在其看来,在美国的所有海外留学生中,中国留学生的数量一度是最多的,中国与美国之间是一种竞合关系,失去了“合”,对彼此的发展都是一种阻碍。美国的科创事业因人才而盛,盛极则衰,也因人才而衰,而美国若限制了人才的流动性,其科创事业则像折了翅膀的飞鸟。

根据安德鲁·B.肯尼迪在书中的介绍,美国在流动性人才上所采取的措施始终都是小心翼翼的,哪怕是在“9·11”事件发生后,美国政府考虑到海外人口有可能对美国的国家安全造成威胁,开始对是否限制海外留学生或人才签证数量有所思考,但是这期间,美国政府的行为始终小心谨慎。因为他们很清楚美国的发展与大学以及留学生有着怎样的关系。

苹果CEO蒂姆·库克在一次接受采访时曾表示:创新没有唯一的公式,苹果有一种创造与合作的文化,两者相结合会碰撞出巨大的创新,我们的员工拥有不同的技能,从不同的角度观察世界,他们可能来自不同的地方,有着不同的背景,有的可能是音乐家,有的可能是软件或硬件工程师,他们致力于设计卓越的产品,因为这个相同的目标聚集在一起,他们共同迸发出来的力量是惊人的。

美国在处理国际关系以及限制海外留学生的问题上一向所持的谨小慎微的态度,但在最近这几年开始发生转变甚至是疯狂的转变。尤其是在2016年11月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后,打破了“美国政治制度的传统智慧”,将美国推向了反移民、反全球化和反少数种族的危险边缘,而政府与大学、人才、企业的关系也因这一“错误”的行为,悄然发生着巨大变化。

其实,我们不难发现,当科技创新上升到同政治、经济同等重要的位置时,科技创新便已经不是个人、企业以及大学的事了。美国政府因推动《科学:无尽的前沿》报告的问世、签订《杜拜法案》、颁布《1924年移民法案》,并与企业、大学进行联动,一系列开放、宽容的政策与文件的出世,都助力了美国科创事业的急速发展,而美国也因关闭开放、失去宽容等,科创事业逐渐走向下坡路。

当然,美国衰落的原因是多方面的。而且,虽然有迹象和预测表示美国正在逐渐走下坡路,但其科学技术在世界上的地位,短期内仍是其他国家无法替代的。不过,从最具成长性的科创国家发展来看,以及从更长周期下的全球科技创新竞争格局变迁角度来看,值得期待的是,中国是否有可能成为全球科创的下一个应许之地?

在《技术与文明:我们的时代和未来》一书中,有这样一段话令人印象深刻:“我们总是过分强调精神与观念的伟大,却忽视了技术对人类这一物种根本性的塑造能力。技术如同一道地平线,每增高一分,人类文明的图景就被改变一分;如今技术把我们带到了一个从未想象过的运行规模和层面,世界正在发生缓慢而坚定的转变。”

在我们看来,就此问题而言,无论是美国、中国还是欧洲和俄罗斯以及所有的国家和地区,永远都处在同一起跑线上,而且,背后不仅蕴藏这一个国家和地区科创事业兴衰的密码,还蕴含这一个国家和地区整体性兴衰的密码。

推荐书籍

书名:《科学:无尽的前沿》

作者: 范内瓦·布什 / 拉什·D.霍尔特

出版社:中信出版集团

出版时间:2021年5月

内容简介:

《科学:无尽的前沿》是美国科学政策的“开山之作”,使得美国迅速摆脱对于欧洲基础研究以及科研人才的依赖,成就了美国今日的科技强国地位,也永久改变了人类科学发展的格局。是我们看懂美国科技政策的由来、科学发展的路径以及其未来走向的重要著作。

《科学:无尽的前沿》系统解析了科学对于国家经济与安全、社会福祉以及个人发展的重要意义,着重提出要重视基础科学研究,给予科研工作者以高度的研究自由,政府应拨款以资助科研项目的顺利进行,以及设立国家研究基金会等。这些理念和建议直到今天,仍然熠熠生辉,常读常新。

留下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