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要继续相信俞敏洪?

文丨袁媛(方塘传媒编辑传播中心编辑)

2021年7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全国各地开始深入开展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以下简称“双减”)工作。

“双减”政策落地后,几乎所有的培训机构都在经历前所未有的生死大考。9月,新东方宣布关闭在线旗下K-12业务,紧接着在11月,新东方再次宣布将于2021年年底前停止全国所有学习中心的K-9学科辅导服务。几乎在同一时间,好未来和高途也均在官方微博发布公告:中国内地义务教育阶段的学科类校外培训服务将于2021年12月31日截止。

毫无疑问,“双减”是2021年中国教育行业最热的关键词之一,也是中国新一轮教育改革中的重要举措之一。在此背景下,作为教培行业的巨头,新东方一时间成为了媒体关注的焦点,一举一动都备受同行的关注,而俞敏洪亦成为了网友口中的今年“最惨企业家”。

2019年,俞敏洪写下一本书《我曾走在崩溃的边缘》讲述了新东方从0到1,从1到N的创业历程。那时的他,或许没有想到,两年后,自己又走在了崩溃的边缘。

这一次,在新的背景下逆水行舟的俞敏洪还能东山再起吗?对于新东方来说,这显然是过去故事的终点,关键是,还可能是下一个新故事的起点吗?

一、曾不止一次走在崩溃的边缘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国内突然就兴起了出国的热潮,作为大学老师的俞敏洪打算出国留学,但当时,美国的大学给中国留学生发放的奖学金少的可怜,而俞敏洪的工资根本不足以支撑留学费用,于是,他有了出去挣钱的想法,开始参与一些培训机构的托福、GRE课程的教学工作,这份工作的薪水比在北大教学的工资高出了将近十倍。

因此,给了俞敏洪一个启示,开培训班说不定比参加培训班教学来钱更快。从北大辞职后,1993年11月16日,在中关村二小一间不足10平方米的教室里,第一所新东方学校——北京新东方学校诞生。招生初期,俞敏洪都通过贴招生广告来吸引学生,但是,这种方式带来的效果不尽人意,于是,他选择从免费活动入手,比如,在免费的操场上办免费的讲座和课程、免费为学生录制磁带以及免费提供出国咨询等等。没过多久,俞敏洪的名声开始在周边大学中传播开来。

于是,来报名的学生越来越多,长此以往,新东方从一个初出茅庐的培训班成为了中国出国培训领域里的第一品牌,到后来,成为了人人皆知的上市集团。《我曾走在崩溃的边缘》让我们看到了在此期间,新东方与俞敏洪曾经的低谷时期、至暗时刻、甚至处在崩溃边缘的创业历程,故事让人动容,改变让人赞叹,精神让人感动。

让我印象最为深刻的便是俞敏洪的一次死里逃生的惨痛经历。新东方报名人数最多的时候是在周末,在那个普遍用现金的年代,周六日的时候没办法去银行存放现金,于是,每周末,俞敏洪都会把学费拎回家,这样的错误行为被歹徒盯上了,歹徒在门口截住俞敏洪,打了一针大型动物用的麻醉针,送医时,他已性命垂危,经过抢救奇迹般的活了下来。在2005年警方破案时,俞敏洪才知道,歹徒前前后后抢了7个人,只有他活了下来。

当然,俞敏洪经历的困苦不止这些。由于新东方实行的是包产到户机制,虽然在最初这种机制奠定了新东方的发展基础,但是,包产到户在后期却引来了一些问题——由于以个人利益为先导,所以企业的长远发展和管理就变得很难,当发展到一定程度时,管理结构的不健全就会无法支撑公司的下一步发展。毫无疑问,这将会成为新东方后来发展的困难与阻碍。

俞敏洪痛定思痛:必须从家族企业中走出来。首先就是忍痛把自己的家族成员赶走,其他人的家族成员也就毫无疑问的离开了,紧接着,新东方开始制定明确的规矩,到后来,新东方再也没有由亲戚血缘关系引发的各种纠葛,这一决策解决了新东方存在的第一大问题,奠定了新东方组织架构和未来发展的基础。

众所周知,新东方是由朋友之间的合伙公司逐渐变成教育集团公司的,这段时期,对于俞敏洪和整个新东方团队来说并不容易。最初,新东方除了营业执照,是没有公司结构的,尤其,随着新东方的发展,新东方已经无法支持新业务体系的发展,包括新业务的归属问题、股权结构、管理逻辑以及所引发的利益冲突等等,因此,他们正在面临着巨大的障碍。于是,新东方开启了组织变革之路。

成立公司后,合伙人就要变成股东,股东还要再变成职业经理人,这是一场艰难的历程,大家都处于一种迷茫不知所措的状态甚至互相之间产生了矛盾。毕竟在组织及回购以及个人身份发生变化时,利益猜忌问题便会层出不穷,而给股权定价在这时便是一个定心丸,慢慢的,这场风波算是暂且过去了。

新东方和ETS的是是非非在中国很出名,在电影《中国合伙人》中也用了大量篇幅来呈现新东方和ETS打官司的过程。西方人对于知识产权的保护向来十分严格,所以,当他们的考试资料在中国市场上流传的时候,引发了很大的法律问题。

其实,在中国卖ETS资料的有很多家机构,只不过ETS只盯上了新东方,因为对于ETS来说,新东方的影响力更大,跟新东方打官司可以起到示范作用。虽然,俞敏洪多次想和ETS探讨这个问题,但是他们总是避而不见。最后在美国律师事务所的帮助下有了正式的谈判,可ETS始终不松口。

当时,雅思在中国已经逐渐兴起,ETS依旧十分傲慢。在这期间,雅思的态度十分开放,雅思考过的资料可以出版,并且雅思自己也编写相关的教材,于是,雅思在中国蓬勃发展,ETS这才意识到丢掉了中国市场,所以选择放下身段,和新东方达成战略合作。

2003年正值新东方发展迅猛之际非典爆发,课程暂停,而教学区租金以及教师薪水不能停,一时之间,新东方的现金流出现了问题,大批学生要求退课,坚定诚信原则的俞敏洪借款退还学费。反观2020年的疫情冲击,新东方一切沉稳有序,已然不像当年那样恐慌。

疫情没有打垮新东方,但是“双减”政策的落地可谓是给了新东方致命一击,这是新东方多年来遇到的真正的低谷。

二、从未放弃转型和重新开始的探索

2021年11月初,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在朋友圈转发了一篇名为《当一辆红色卡车,驶向远方》的文章,配文是,“教培时代结束,新东方把崭新的课桌椅,捐献给了乡村学校,已经捐献近八万套。”短短几句,暗含了新东方所面临的处境,而这份暖心善意,成全了数万名偏远地区的学校学生,这为俞敏洪和新东方赢取了一片好评。

俞敏洪曾在《我曾走在崩溃的边缘》写道,“我觉得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做任何一件事情,一定要把它跟你的理想和价值观连在一起。”纵观新东方20多年的发展历程,虽然中间经历过很多的措施和很多次的转型,但整体来看,俞敏洪一直将坚持核心价值观“诚信负责、真情关爱、好学精进、志高行远”和坚持把教学质量放在最重要的位置,正是因为如此,新东方的故事才不会结束。

俞敏洪自始至终都是一个“有打算”和“会打算”的人。他认为,人生要做好两种打算,第一种是长远打算,第二种是每一天的打算。在教培行业的“寒冬”之际,新东方将退租1500个教学点,再加上违约金、押金、学生学费的退款以及员工老师的离职费用等一笔巨大的数目。

不过,这笔费用并未导致新东方出现大问题,根本原因就在于,新东方有一个规矩——其账上的钱必须能够满足如果新东方出现倒闭亦或是解散的情况下,账上的钱能够支付上述那笔数额巨大的费用。正是俞敏洪定下的这个规定,挽救了危难之下的新东方。

曾经,在2006年新东方上市之后,基本没有什么负面消息,直到2012年7月,新东方受到了浑水公司(一个专门做空中国公司的机构)的攻击,指责新东方财务数据造假、教学区造假、学生人数造假等,一时之间,股市反映强烈,两天之内,新东方的股价从20美元跌倒了9美元多,这对新东方来说是一次重大的打击。

事实证明,新东方经受住了考验,但是,股价的下跌确实会给公司带来非常大的伤害。形势危急之下,俞敏洪找到几个企业家朋友,希望他们买新东方的股票,把股价拉回来。在此期间,俞敏洪也发现了这场危机背后所隐藏的机会:在股价被拉低50%-60%的情况下,为新东方的骨干力量发期权提供了机会。

同时,俞敏洪启动贷款机制,将2000多万美元分头借给新东方的高级管理人员、总裁办公会的成员,让他们去股市继续回购股票。不到一年,新东方的股价就回到了被攻击之前的状态,三四年之后,新东方的股价接近100美元。

不过,俞敏洪透露说,自己很少关注新东方的股价走势,而是关注更长远的发展。新东方的全称是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其中,关于“科技”二字争议很大,认为做教育的公司,加上“科技”没有意义。但是,那时的俞敏洪就已经意识到,科技在未来一定是会跟教育结合的一个发展方向。

在2002年左右,当时只做大学生业务的俞敏洪突然发现了中学业务这个重要的市场,于是,俞敏洪亲自带队做这项业务,重建了一条不同于以往的英语以及出国考试培训的新业务线。发现这个契机后,又拓展了优能中学和泡泡少儿等多学科业务。因为这些新业务线的非连续性发展模式,新东方发展不断壮大,才有了现在的规模。

正是因为俞敏洪对待市场的敏锐感,带领着新东方不断的更新与迭代。不论是新东方在线教育“Koolearn”、前途出国咨询以及新东方大愚文化,还是“蛋壳来了”、“精雕细刻”等内容学习平台,我们都可以发现,新东方始终都在践行将教学质量和教学产品为运营核心的宗旨。

尤其,伴随着移动互联网和人工智能的兴起,新东方对在线教育体系进行不断布局。比如及时研发面向外教口语的比邻教学口语、乐词这样的自适应单词背诵系统以及“乐听说”这样的自适应人工智能化听说学习系统,还有在线优播系统和直播系统。

其次,随着中国和世界对科学技术的重视,俞敏洪又看到了编程入门和少儿编程的培训业务,除此之外,俞敏洪在十多年前就做了一项在当时看起来不算业务的业务,而在如今看起来确是十分关键的业务线——家庭教育。不难发现,俞敏洪的每次突破,都让我们看到了这个企业家对于教育市场发展的超前把握和灵活应对。

如今,“双减”发布之后,存活下来的培训机构都纷纷踏上了转型之路。因此,作为教培行业的巨头之一新东方,它的转型之路颇受关注。

2021年11月7日晚,俞敏洪在其个人直播间表示,新东方计划未来成立一个大型的农业平台,自己将会通过直播带货,帮助农产品销售,支持乡村振兴事业。此番消息一出,俞敏洪备受争议,大多数人都认为“助农直播”将会成为新东方的转型方向之一。

与此同时,据有关消息显示,新东方向海外华裔青少儿开设中文课程,引起了广大网友的热议。除此之外,俞敏洪也表示,新东方将回归大学生业务,聚焦四六级、考研、出国考试、职业教育四大板块,同时,进行全方面的升级。前几日,在俞敏洪持续联手增持、转型直播带货领域以及在美国开设中文课程的刺激下,港股新东方在线的股价持续大涨。

时代的一粒微尘,带给个人和一家企业的都可能是一座大山。包括“双减”在内的新的宏观政策的调整,当然给新东方带来了致命性的冲击,让俞敏洪再次“走在崩溃的边缘”,而且,可以很肯定的说,这也不会是俞敏洪和新东方的最后一次危机。

但是,无论是从俞敏洪对其自身价值观的坚守来看,还是从其所拥有的强大的商业资源的调配能力来看,无论他将新东方的主营业务转向什么领域,我们都不应该过早的给予悲观预期,甚至应该更加期待他能够为所进入的领域带来新的变革可能,并继续创造新东方的财富故事。

不断面临严重的危机和挑战,甚至走在崩溃的边缘,是每一个创新创业者的必然经历的过程,甚至宿命,但无论在什么时候,我们都应该对一个能够永远充满善意并坚持自己核心价值观的人充满期待!更何况,这个人是俞敏洪,他从未放弃转型和重新开始的探索和实践!

推荐书籍

书名:《我曾走在崩溃的边缘》

作者: 俞敏洪

出版社:中信出版集团

出版时间:2019年4月

内容简介:

这本书是作者俞敏洪第一次完整、深度地讲述新东方从0到1、从1到N的创业历程,披露了诸多不为人知的细节,让人看到带领着新东方从一个培训班发展成为上市集团的创业者,以及他的团队曾经经过的至暗时刻,甚至曾走到崩溃的边缘。创业维艰,1/4个世纪的风雨征程,完整地被记录,激荡地再现了新东方创始团队及新东方人,在时代的光辉中砥砺前行的身影。

延着内容主线,“三驾马车”的光阴故事已经留存,新生代的管理团队已在快速发展的互联网时代中开拓进取,搏出广阔天地,而今,人工智能浪潮下,新东方又将向何处进发,仍是新东方故事的待续篇章。

留下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