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河南省重塑实验室体系的三点思考

文丨付金(郑州大学科技园发展规划部助理研究员)

实验在科学发展、特别是自然科学发展中的重要作用,已毋庸置疑。可以说,没有实验,就不会有现代科学技术水平的提高,在一定程度上也就没有经济社会的发展和进步。纵观自然科学的发展历史,任何一个科学理论的建立和发展都离不开科学实验的佐证,“一个矛盾的实验结果就足以推翻一种理论”,这句话更是体现了在科学发展过程中实验举足轻重的地位。

实验发展到今天,规模越来越大,社会性也逐步提高。作为承载实验活动的空间场所,实验室也越来越成为发达国家抢占科技创新制高点的重要载体。以美国为例,其国家实验室集中在国防部、能源部、卫生部、航空航天局等部门,主要从事国家安全、能源安全、疾病防治、食品生产以及科学和工程等方面的研究,以承担国家大规模的科学计划项目、履行国家职责为使命,服务于国家战略目标,体现了国家意志。与此相对应,实验也不仅仅是科学家个人的事业,而成为整个社会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

21世纪是大科学时代,科学前沿突破对科研组织方式提出了新的要求,特别是关乎国家战略目标的重大科研任务必须依赖具有强大科研组织能力的实验室及重大科技基础设施。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对国家实验室建设提出了一系列新思想新要求,为我们开展前沿科技探索、完善科创体系提供了方向指引和根本遵循。

2021年下半年以来,围绕实验室体系建设和重塑,河南省接连有大动作:7月17日,河南省第一家省实验室嵩山实验室正式揭牌运行;9月23日,神农种业实验室揭牌成立。10月20日,黄河实验室正式挂牌成立。

建设省实验室是构建河南省科创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河南打造国家创新高地的重要战略抓手,这些极具河南风土人文特色名字的背后,寄托了河南对科技创新发展的期待:像嵩山一样屹立在中华大地;翻山越岭、尝遍百草,实现种业科技领域“顶天立地”;构建“黄河大脑”,让黄河成为造福人民的幸福河。

在我们看来,重塑实验室体系是河南省补齐科技创新短板、提升在全国科创版图中战略位势的重要手段,就河南省实验室体系的建设和重塑而言,我们认为至少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给予重点关注和深入谋划:

其一,对标国家实验室建设运营标准,打造高能级科创平台的河南梯队,打造国家战略科技力量的主力军。

我国科研实验室体系是一个金字塔结构,从上到下依次是国家实验室、国家重点实验室、省实验室、省重点实验室。在我国实验室体系中,国家实验室等级最高、实力最强、数量最少,至今全国仅建成六家。

一直以来,国家实验室都是各省建设实验室的目标,河南省实验室也不例外。在组建之初,河南省的“嵩山”、“神农”、“黄河”三家省实验室就是对标国家实验室打造的“预备队”,定位为“国家高水平自立自强科创平台”,被赋予了争创国家实验室的使命与厚望。

国家实验室是聚焦国家战略目标、面向国际科技竞争的大型综合性创新基础平台,作为原始创新的重要策源地,国家实验室集资源优势、任务优势、集成优势于一身,紧跟世界科技发展趋势,建设先进大型科研设施及科研装置,汇聚大量顶尖科学家和跨学科科研团队,是整合式创新的重要平台。

对标国家实验室,河南省实验室需要聚焦国家战略目标和河南省重大战略需求,积极融入全球科技创新网络,形成开放式创新高地。在我们看来,河南省实验室的高水平发展要做到以下几个转变:促进实验室概念的转变,不拘泥于仪器设备、实验场所,而以整合式平台为标准;促进实验室建设侧重点的转变,不仅仅重视设备设施建设,更重视包括产业、社会需求在内的软硬件建设;促进实验室共享机制的转变,减少实验室闲置率,推动实验室开放共享,提高仪器设备使用率,鼓励各个科研机构与团队以合同研究、合作研究、资助研究等形式与实验室建立联系和合作;同时,要注重实验室的可持续发展,加强人才培养和科研平台的协同创新,发挥出“创新摇篮”的重要作用。

其二,抢抓国家重组国家重点实验室体系的战略机遇,以河南特色实验室体系建设,主动服务与国家重点实验室体系的高质量重组,为新型国家重点实验室体系建设贡献河南力量。

1984年,我国开始组织建设国家重点实验室,作为我国科技创新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至今已有37年的历史。在取得优异成绩的同时,不少国家重点实验室出现了人员队伍固化、研究方向和技术落后、研究领域重合度高等问题。

2018年,科技部、财政部联合发布的《关于加强国家重点实验室建设发展的若干意见》中指出,实验室经优化调整和新建,总量保持在700个左右。2020年政府报告中明确指出,要“重组国家重点实验室体系”。所谓“重组”,可以理解为重新给国家重点实验室赋能,盘活科技资源库存,重新建立与国际接轨的激励机制。

在“揭牌挂帅”制度的大背景和总量控制的要求下,此次国家重点实验室体系重组释放出明确的信号:要么优化升级,要么直接让道。在此背景下,河南省应当敏锐捕捉这些信号,在重建实验室体系过程快速构建起在国家重组实验室体系中的独特地位,具体做法可以包括:

减少重复,降低研究领域的重合度,加强顶层设计,明确各实验室的功能定位、目标任务,以避免资源投入分散,增强资源集约。

瞄准前沿,坚决不做“第1001个传统科研机构”,而要体现出学术前沿性和发展引领性,抓住大趋势,做栽树人、挖井人,实现前瞻性基础研究、引领性原创成果重大突破。

凸显特色,凝练研究方向,充分体现河南省的特色和优势,实现错位竞争,发挥比较优势。目前来看,在这一点上,“嵩山实验室”面向信息技术、“神农种业实验室”聚焦种业科技、“黄河实验室”专注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可以说河南省的三家省实验室从名称到研究内容上都体现出了自己的立身之本,研究方向得到了明确,也就跑好了科技创新的“最先一公里”。

其三,跳出实验室建设本身来看待实验室的建设和运营,大力推进科创服务业在河南的发展,以进一步构建和完善区域科创服务体系和区域创新生态的逻辑和实践,为河南实验室体系的建设和重组提供全链条和全生命周期的系统性支撑。

科技服务业是指通过市场机制,为各类创新主体提供服务的新兴产业,按服务内容可划分为科技信息、科技设施、科技贸易、科技金融和企业孵化器等五大类。

在今天,科学研究和科技创新已发展到高度产业化的阶段,伴随着社会分工的细化,科研和科创的各个环节都可以被单独分拆出来由科技服务专业机构来完成。可以说,哪里有科技创新,哪里就需要有科技服务,科技创新的竞争越来越表现为科技创新服务体系和科技创新生态的整体性竞争。

一个科研成果从实验室走向产业化需要迈过很多个坎,而实验室的战略性问题之一,就是如何对自身科研成果进行有效的再经营。整个科研过程中,科研人员还要面临物资管理、仪器设备维护检修、信息化服务、科研绘图、小试中试等多个环节。

不能把眼光局限于单纯的实验室建设,实验室建设并非孤岛,在实验室体系构建过程中更要看到配套科技服务体系构建的重要性,做好综合技术服务管理、技术转移体系建设、研发服务资源共享、科技金融融通创新,等等。将科研人员从大量琐碎、机械性、重复性甚至与实验本身并无重大专业关系的工作中解放出来,让科技创新成为其唯一的压力。

总之,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竞争最为激烈和复杂的时代,在全球新的区域和城市竞争环境下,在国家全面推进创新驱动发展的战略背景下,在国家重组国家重点实验室体系的时间窗口下,河南省实验室体系的建设和重组,既要整合省内优势科创资源,更要利用省外丰富的科创资源,以打造国家战略科技力量的河南梯队为重要目标和导向,让河南省实验室成为国内乃至全球重大科研成果和科技创新的策源地,并推动形成引领全球科创发展的国家科创力量,立足河南,服务全国,面向全球。

留下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