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们对乡村,总是会有概念上的误解。在过去,“落后”是农村的代名词,每当将其与城市放在一起,便被认为,是它占了城市的便宜。然而,当将它们两者放在情感诉求而非物质或人生诉求上来看待时,却是另当别论了。人在情感诉求上,总是惊人的相似:爱、人性之善。

《习近平的七年知青岁月》一书,是中央党校策划组织的系列采访实录。梁家河岁月,是习近平年轻时一段重要经历。日前,《学习时报》采访到了习近平年轻时候一同插队的知青,了解了很多鲜为人知的习近平年轻时的故事。

《知之深 爱之切》一书,是习近平同志1982年3月至1985年5月在正定工作期间发表的讲话、文章、书信整理而成的著作。在正定工作期间,习近平总书记和这里的人民“一块苦、一块过、一块干”,倾注了极大心血和情感,他说“正定是我的第二故乡”。今天和大家分享的是习近平同志在《中国青年》1984年第5期发表的文章,这也是《知之深 爱之切》一书的代序。

然而,当把一个克隆人视作如人类一般,有着表达情感能力的物种时,对于他们身体器官的移植,便成了考验人类人性和良善最直接的方式。这也是石黑一雄塑造著作《别让我走》的最大目的之一。

乡村是整个社会发展和城镇化的重头戏,中国尤其如此。若只是将中国的乡村看作城市发展中的重要角色,而非社会发展中的重要角色,之于乡村来说,或许是最大的误解。在社会背景下,它跟中国的城市发展实在有着最大的区别,自然和别国有着同样的区别。

《江村经济》的存在意味着,乡村不再只是一种他人眼中为了猎奇而去阅读的旅行日记、游记以及传教见闻之类的作品,而是一项严肃的对于一个长江下游太湖边的普通村落的实地考察,由此让西方人知道了一个真实发生着的而非其对东方文化想象中的中国。

读书不是为了写的更好,亦不是懂得更多,只是在这世间,你正好需要,它正好可以给到你,并对你矫枉过正。无所谓多,亦无所谓少,只是刚刚好。这个刚刚好,却又只有在人读到更多时,才能拿捏好分寸。

东北的衰败很多时候成为了众人认为的,是时代造成了东北今天的宿命。而《东北游记》却让人看到了东北的另一个多面性:东北在衰败,东北的一些人还在顽强地抗争着,也在焦虑着,因为他们对这片土地爱的深沉;东北拥有更多的,不只是现在和不知所向的未来,它的过去更是这个地方存在的意义。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