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鸿在《梁庄十年》的后记中说:“中国当代村庄仍在动荡之中,或改造,或衰败,或消失,而更重要的是,随着村庄的改变,数千年以来的中国文化形态、性格形态及情感生成形态也在发生变化。”所谓变化,是诸多要素因生变交织而化为一体,而人作为主体,必定是在主导变化。

舒尔茨始终都将人文价值放在首位,在他看来,星巴克卖的不是咖啡,而是独特的情感,也由此产生了星巴克“第三空间”理念,注重于提供文化、精神和环境的体验,成为顾客心灵的栖息之所,从而更好的展现这个城市最具有多样性和活力的地方。

在关注星巴克的时候,瑞幸事件是不可回避的。因为瑞幸当年快速崛起的时候的对标对象,就是要挑战星巴克,而且一度也让星巴克很紧张,至少在亚洲市场,当时给星巴克的经营带来了直接的冲击。现在的星巴克不是最安全的,星巴克将来有一天会不会被颠覆?这值得思考。

书店已经不仅仅是一个阅读空间,而是可以催生一系列综合变化的发生器,并且随着时代的变化,书店也在不断转型,积极地融入人们的生活。不过,书店作为一个内容强输出的环境,反而缺乏内容创作与运营,甚至与阅读有关的有趣活动很少,这也是目前书店普遍存在的问题。

“面对全球经济的跌宕起伏和中国经济的深度调整,可能会让很多人看不清未来,对于伟光汇通来讲,我们始终致力于在大变局中开新局,寻找到我们能够把握的机会,通过一步一步的迭代升级,为自己的产品、服务、商业模式和投资模型找到新的机会。”伟光汇通集团董事长陆学伟表示。

对几乎所有的县域而言,一度长期并普遍存在的基础设施、公共服务、全球资本、科创资源的相对短缺,在新的发展环境下,给这些县域带来将不再是相对落后和边缘,很可能是更加严重的人口流失和绝对贫困,而且,这种流失和贫困的出现很可能会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和程度加以呈现。

越来越多的房地产企业和拥有房地产板块的综合型企业,开始不断探索其地产业务和项目与科技、养老、教育、文旅、医疗、城市等领域的融合,寻求优势资源的整合和跨界共生,超越地产做地产,不断探索建筑设计、社会营造和推动城市转型的新可能。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