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武汉作为一个国家中心城市的定位并没有问题,但在最近二三十年的时间里,中国很多城市在国际上的整体地位都在抬升,而这一点我感觉武汉有所欠缺。在新的全球化和发展背景下,武汉要不要以更加开放的态度面向世界,如何抬升城市在国际上的地位?我觉得这是武汉需要考量的。

从整个城市发展阶段来讲,武汉走到今天,无论是从内部转型需要来看,还是从区域发展需要来看,确实到了一个更加强调外溢的时期或节点。而且,从基础设施的布局来看,武汉也向周边地区辐射提供了一个基础设施上的平台支撑,所以,在武汉都市圈的建设中,基于武汉产业外溢的红利是客观存在的。

以爻里小镇为代表的北山地区的新一轮的发展,与之前纯房地产的发展模式明显不同的是,产业结构调整、城市空间拓展、文旅产业转型的逻辑,从一开始就被贯穿于项目和区域发展规划之中,充分体现了产城融合、景城互动、全域发展的理念。

如果以航空作为通勤工具来固安的一小时和两小时的通勤圈的话,相比以前来看,已经发生非常大的改变,这里与上海、广州、深圳甚至很多国外城市的交往将变得更加便捷。所以,对固安来说,从一个过去的边缘存在逐步走向核心存在。

我们现在有一个顺口溜的口号,“北京发展向南走 固安现在是风口”,这里有个万亿级的大市场,紧邻大兴国际机场,又是京津冀的交通枢纽城市,又是北京和雄安中间的节点城市,所以,固安又迎来了新的机遇和红利期,我以后要更加自豪、更加开心的去高唱“我爱北京天安门正南50公里”。

如果规划目标最终得以实现的话,关圣古镇将成为襄阳文旅产业发展中名副其实的地标性项目,无论是依托其千万级的流量,还是依托其较大规模的空间承载,以及伟光汇通所具有的市场化的全国性的资源配置能力,都将为推动襄阳文旅产业新一轮转型升级的最重要的战略平台之一。

有很多企业的负责人,依然满身匪气,依然对野蛮生长崇尚有加,从社会认知到私人生活的自律,与其所掌控企业所应该具有的社会责任、产业抱负、家国情怀、时代精神存在着明显的落差,企业负责人的“德不配位”正在成为很多企业突然衰落的重要的风险之一,尤其是大企业。

页面